衢山岛旅游新闻

从渔歌与古诗看岱衢洋的渔汛

13
发表时间:2015-06-20 17:01

  位于舟山群岛岱山岛和衢山岛之间的岱衢洋是舟山渔场春夏渔汛捕捞的中心区域,历史上渔业资源相当丰富。自康熙二十三年(1684),舟山第二次展复以来,逐渐兴盛,到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出现了一个鼎盛期。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又继续发展,直至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由于过度捕捞和对渔区自然环境的破坏,岱衢洋渔业资源逐渐衰竭。

  描绘岱衢洋渔业生产的渔歌和古诗,是一份难得的民间海洋文化资源,本文从“海洋捕捞”“鱼货销售”“官员巡洋”(海上治安)三个方面来解读这些渔歌和古诗,并求教于专家学者。一、海洋捕捞

  渔歌《捕鱼船》是描绘海上行船情景的:

  捕鱼船,捕顺风,黄鱼鳓鱼绞绞动。

  一驶驶到洋鞍弄,老大叫弟兄,舱板快捋拢,

  号子打打脚蹬蹬,一网撒开就捕重。

  黄鱼、鳓鱼是舟山渔场较名贵的鱼类。“绞绞动”,形容很多鱼密集在一起,采食游动,说明鱼发很旺,是个丰收年。

“洋鞍”,渔场名;“弄”,渔人们视大海为平地,把海中的航路看作是街市的巷弄。

  “老大叫弟兄,舱板快捋拢。”“老大”,即船上舵手,但对于渔船来说,舵手不仅仅要会驶船,更要会捕鱼,即熟知鱼发地点和鱼发汛期;“弟兄”,船上渔民间的昵称;“捋拢”,即打开,打开船舱,大网头鱼要拉上来了,船舱将要装得满满的。

  “号子打打脚蹬蹬”,“号子”,劳动号子,这里是起网号。

  渔人们把唱渔歌号子称为“打”;“脚蹬蹬”,起网劳动时十分用劲状。

  而描写海上作业的诗作也有不少。清朝舟山籍贡生刘梦兰的《衢港渔灯》,是这样描写岱衢洋夜景的:

  无数渔船一港收,渔灯点点漾中流。

  九天星斗三更落,照遍珊瑚海上洲。

  岱衢洋为舟山群岛的中心渔场,每至春夏之交,大黄鱼从深海区洄游至此,于是迎来了海洋捕捞的黄金时节。这时,岱衢洋面齐集了来自江、浙、闽、沪等沿海省市数万只渔船,船旗猎猎,赭帆点点。渔汛的时间一刻值千金,故而渔人们日以继夜地劳动,他们劳动的地点离岛山很近,从岱衢洋岸边的岱山岛、衢山岛的山头或港湾远眺,即能看到海上夜捕的壮观场面。你看,天渐渐暗下来,渔灯一盏一盏次第亮起来。灯火倒映在洋面上,在轻轻漾起的波涛间游走,与繁星连在一起,难分天上与人间。二、鱼货销售

  鱼货装满了捕鱼船之后将如何处理呢?这就不能不谈到销售了。销售的地点,一在海上,一在陆地。从王希程的“衢港渔灯”,我们能看到渔民的海上交易——“过鲜”的场景:

  水天无际夜溟朦,

  照澈渔灯万点红。

  人语依稀人影乱,

  过鲜船在海当中。

  所谓“过鲜”,即为新鲜鱼的销售。收购鲜鱼的船叫“鲜船”,把渔船上的鱼卖到鲜船上叫“过鲜”。这种销售方式无疑是在海上,其买卖过程是较为复杂的,首先是“起舱”,即把鱼从船舱里取出来装进竹制的“篰”中,篰的容量,一般在30公斤上下。再是“过秤”,即称斤量,同时,有人把这篰鱼的分量记录下来,称为“打码子”。然后把篰中的鱼倒入鲜船的舱中——舱中必须有保鲜的物品,那就是冰。当时没有制冰的机器,那些冰是冬天专门经营冰的“冰厂”把水田中的冰块收购上来,放入用稻草覆盖的房子中保藏起来,然后在渔汛时卖给冰鲜船。

  且看渔歌《过鲜趁空省》:

  早捕重,早拢洋,过鲜趁空省;

  晚捕重,晚拢洋,过鲜扎煞猛。

  当好几条渔船同时卖鱼给过鲜船时,就得按先后到来的顺序进行,就会出现渔船排队的情形,这样会耽误渔民劳动或休息的时间,因而要趁早“拢洋”。“拢洋”,就是渔船靠岸,但这里也可理解为结束捕捞,卖完鱼货去岸边。三、官员巡洋

  渔汛期间,来自各地的渔船云集岱衢洋,“五方杂处,良莠不齐,而匪人溷迹,往往滋生事端”,“始则横行街市,继则御人越货,无所不至”(民国《岱山镇志》)。此外,又有渔民帮派间的各种冲突。而官员巡洋的目的,一防盗魁(海盗),一防帮派争斗。可见,巡洋一事于民于官都意义不凡,历代的文人墨客据此留下了不少“巡洋”诗,其中有亲历巡洋的舟山地方官所写。

  例如,宣统朝第一任定海直隶厅同知史悠扬(字仲华,阳湖人)留有三首“巡洋”诗,名为《岱山夜巡口占》:

  枉抱封侯志,波平海不扬。小行虽小效,两鬓已如霜。

  一岭高高上,僧房次第开,纵然平地起,险处记从来。

  前后笳声壮,星稀月影寒。低头静默思,四境幸平安。

  清代最后一任定海直隶厅同知龚泰葑来岱山“巡洋”,也有两首七言绝句,题为《出巡岱山寓太平庵僧舍》:

  一官奔走太匆匆,蹭蹬风尘气概雄。忽睹榴花红映户,始知佳节近月中。

  海天初夜月弓湾,渔火如星绕岱山。野寺禅灯披案牍,浮生哪得几时闲。

  “月弓湾”——指东沙角到西沙角的海湾是弯弯的,形似上弦月、下弦月。据《岱山镇志》载:“小岭。岭上有太平庵、都神殿及赵公去思碑亭。渔汛时,县知事及管带皆寓此,为岱要冲。”每逢岱衢洋大黄鱼汛期,定海县的文武官员住在太平庵中,寺庵成了官厅。

  渔人们对于官员的巡洋,也有反感,如渔歌《懒惰巡洋》:

  懒惰巡洋,燥搁涂场;吃吃逛逛,猪猡一样。

  东抢西劫,惯偷婆娘;太平吃皇粮,扰乱勿管账。头四句写巡洋官船玩忽职守,不去海上巡逻,却泊在岸边。“燥搁”,指船不下水。“涂场”,海涂、泥场,指海岸边。渔民骂巡洋的官兵为“猪猡”。后四句描写巡洋官兵本身就是盗匪——抢劫、玩女人。当渔场太平时,官兵们吃皇粮,而渔场发生盗匪抢劫等事时,却袖手旁观“勿管账”了。

衢山岛是岱衢洋的中心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