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山岛旅游新闻

衢山岛田涂:邀你夏季来看海

23
发表时间:2017-03-20 10:08

“我想海,想死了。”“我被海,醉死了。”

  这是一位山里女人与一位海边女人的真实对话。

  对大多数人而言,大海,是一个永恒的诱惑,海边渔村,不失为休闲度假的首选。

  炎热的夏天,坐在渔港边,看着港湾里樯桅林立,听着不时响起的马达声,吹着带有咸味的海风,吃着刚从海上捕获的海鲜……这不是空想,这是“东海第一渔村”——田涂发出的诚挚邀请:夏季,来看海吧。

  田涂村,位于衢山岛东部,一个依山临海的小岙,面临黄泽洋,与舟山港综保区衢山分区鼠浪岛隔海相望。

  在《田涂村志》里,这样记载田涂的前世今生。旧时,如他的名字:贫穷落后,村道坎坷狭窄,河道淤浅弯曲,民宅矮小简陋,出行交通不便;今天,旧貌换新颜:这里,渔村、渔民、渔船、渔网,处处充盈着别样的渔家风情;这里,海阔天空,风光旖旎,处处透发着迷人的绝代风姿;这里,深埋的历史非但没有被时光风干,反被镌刻成钻石般璀璨的模样……

  山野之美,陆海之奇。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依山而居、临海而住的田涂人似乎有着老天爷的双重眷恋。

  初夏,走进这个小渔村,登上村口高15米的“飞来峰”,我们即刻被眼前的一幕所吸引:

  宁静的港湾,霞光染红了黄色的海水,波光粼粼,拉着樯桅那长长的影子在金色的海面上摇曳;渔船静静泊立,蓝色的船身、绿色的渔网、白色的桅杆、飘扬的红旗,构成一幅绝美的油画;远处不时传来一阵马达声,出海归来的渔船驶入港湾,皮肤黝黑的渔家汉子,拎着新鲜的鱼、活的螃蟹跳上岸……

  “青山翠黛,港潮涌廖诀。揽胜举樽,快乐如仙。”这句写于“飞来峰”上的诗,不知何人所做,却正好映了此景此情。岱山本岛有著名的“渔港栖霞”一景,在田涂村,此景显得更生活。“水天无际夜溟朦,照沏渔灯万点红,人语依稀人影乱,过鲜船在海当中。 ”清代诗人王希程曾作的《蓬莱十景诗》之“衢港渔灯”,似乎就在眼前。

  沿着海边村道缓缓而行,路的一边是一幢幢现代化的别墅,偶尔“跳”出几幢洋气的欧式建筑,让人倍感惊讶;路的另一边是一艘艘休渔归来的钢质渔船,渔民们站在船头,抽着烟、聊着天,还不停手中的活,偶然发出的笑声,随风飘出很远……

  现代与古老,总在一瞬间交汇,总让人产生错觉。

  铁锚、渔网……走在田涂,一路都能感受到那股淡淡的“鱼腥味”。跳上停靠在码头边的“岱渔休00030”,陪我们同行的田涂村老村长、全国劳模乐从民说,这才是真正与大海亲密接触的开始——

  站在船头、迎着海风、逐着海浪,闭上眼睛,用肌肤触摸大海;睁开眼睛,海上“蒙古包”——钓鱼岛,赫然就在眼前,彩旗飘飘、风机转动,如进入了另一种原始而淳朴的渔家人生活。

  钓鱼岛,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文崇山”,因岛小,形似蚊虫,被当地人称为“蚊虫山”。有着敢闯敢拼精神的田涂人,早在几年前,就看到了这座离村近、又拥有丰富海钓鱼资源的小岛,邀请上海同济大学作规划,先后投入了600多万元,开发后把岛改名为“文崇”,与舟山话“蚊虫”同音。

  渔家人“崇文”,这是发自内心的呐喊,希冀后代能够改变渔民的身份,这在我们登上这座小岛时深有感触。沿着环岛的木质游步道,途经牵手桥、如意桥、吉祥桥,累了,还可以在海缘亭、海谐亭、海趣亭、海怡亭、海韵亭坐坐。浪漫的桥名、亭名,配以面朝大海的那份浪漫,自然引得众多登岛游客纷纷留下“墨宝”:此岛虽小却与昆仑王岳同称山,何物仍大能纳百川万舸方为海。

  礁滟密密堪称观景胜地,百舸泛泛实为垂钓佳处。在钓鱼岛,随意找一“矶钓”位,抛出鱼杆,坐在礁石上,不经意间就有了姜太公的自在,“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不想钓鱼,则可顺着海礁走几步,礁石上的芝麻螺、辣螺、牡蛎、藤壶,总有一种东西让你欢呼雀跃;如果有兴趣,你还可以当一回渔民,拔蟹笼、拉网,带着新鲜的鱼蟹,坐在山顶的大“蒙古包”里烧烤……

  爱上一个地方,只是一瞬间的事。也许是因为他的风景,也许是因为他的民俗,也许是因为他的历史,也许仅仅因为他的美食。

  “衢山来过,田涂夜排档不要错过。 ”田涂夜排档,以海鲜的“透骨新鲜”而让人念念不忘。夜幕降临,当我们坐在渔港边,吹着海风,吃上海鲜时,那鲜味让同行的嵊山人都赞不绝口:好吃,确实好吃!

  夜排档的老板金忠孟,对辨别海鲜的新鲜度自有一招,称一条鱼上桌,新不新鲜,不用吃,看一眼即可:划刀处的刀口整整齐齐,这条鱼定是不新鲜的;新鲜的鱼,刀口处的鱼肉像爆米花。

  在田涂夜排档,还出过这样一个“笑话”:当地一位服务员去拿海鲜原料时,摸到了一条活的鲳鱼,当即吓得叫了起来“阿娘啊,‘长凌’活货了,这辈子看也呒没看见过,活灵也吓出类。”

  金忠孟说这故事时,惟妙惟肖,引得大家都笑了。他告诉我们,其实鲳鱼和鳓鱼很难见到活的,要吃到活的,纯靠缘分。

  借着渔港的星火,踏上“回家”的路,走进渔港边上的渔家宾馆,枕着海浪声入梦;凌晨,回荡的渔港的马达声催你醒来,坐在海边的石凳上看日出,视野辽阔,心旷神怡。

  有人说,世间的风景虽无思想和语言,却总以其旖旎多姿的美丽让人感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忙忙碌碌,多久没有去过海边了?当记忆变成了思念,何不说走就走,带上墨镜和草帽,带上记忆和希望,遥远的东海边,田涂渔村在呼唤你:夏天来了,来看海吧!